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古劍小說 > 都市現言 > 穿書撿了個冷酷霸總爹地霍寧霍宵征 > 《穿書撿了個冷酷霸總爹地 》 第23章

《穿書撿了個冷酷霸總爹地》文風獨樹一幟!作品受數萬人追捧,主要講述了霍寧霍宵征的情感故事,喜歡這本的絕對不容錯過!簡介:...《穿書撿了個冷酷霸總爹地》第23章免費試讀霍延欽這個生日過得雞飛狗跳。

霍霄征向霍延欽道了個歉。

“一家人不說兩家話。”霍延欽看向專心致誌看動畫片的霍寧:“倒是你,是該找個時候向家族裡介紹一下寧寧。”

“否則,一直這麼閒言碎語的,難保寧寧不會在彆的地方聽到。”

霍宵征頷首:“我心裡有數。”

霍延欽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從小做事就有自己的主意,大哥相信你能處理好。”

頓了頓,他又說:“聽說秦家那姑娘要結婚了。”

他雙眼緊盯著霍宵征,看到霍宵征神色不變,他心裡鬆了一口氣。

這些年,他這弟弟像是被下了降頭一樣,任何和秦家姑娘有關的事情,都會栽跟頭。

這一次,秦家姑娘結婚,給南城的大家族都發了請帖。

霍延欽很是擔心弟弟會發瘋。

“嗯,我也收到了請帖。”

薑溯源怎麼會放過這麼好的炫耀機會,他第一時間就派人把請帖送到了霍宵征的手上。

“如果不方便的話,我可以代替你出席。”

霍家和秦家也算世交,霍延欽出席秦知頤的婚禮,並不逾矩。

想到薑溯源,霍延欽也有點上火:“薑家那小子,做事太不講究了。我們這一輩的恩怨,做什麼要傷害到小姑娘頭上去。”

霍薑兩家的官司在熱搜上掛了許久,各大頭條都難以倖免,想不看見都難。

但具體細節,霍家眾人對此也知之甚少,原本想要問霍宵征,但霍宵征的性子,他不主動說,誰也彆想撬開他的嘴。

於是,霍家對霍寧的遭遇,瞭解程度和網民差不了多少。

“寧寧的事情,以後有機會我再跟你們細說吧。”

霍宵征不想把寧寧的傷疤一次次地揭開給彆人看,他希望等到寧寧對過往完全釋懷了,自己選擇說或不說。

至於薑、秦兩人:“他們的婚禮,我會親自出席。”

霍延欽生日後的第三天,霍宵征帶著霍寧,出席了薑、秦兩人的婚禮。

婚禮地點選在當地最大的一家五星級酒店裡。

“爸爸,你為什麼去參加這個婚禮啊。”

車窗外的風景往後倒退,霍宵征和霍寧一同前往婚禮現場。

後座上,霍寧穿著白色小禮服和厚厚的打底襪,外麵套一件厚實的羊絨大衣,仰著頭好奇地看向旁邊的霍宵征。

霍宵征穿著一套剪裁得體的黑色正裝,左胸口彆著一枚金色蕨類胸針,烏黑的短髮往後梳著,露出飽滿的額頭、高挺的鼻梁,棱角分明的臉在燈光下更顯得英俊。

車廂得溫度有點高,霍宵征脫下外套,將白襯衫的袖子挽了起來。

“爸爸去給你報仇。”

霍宵征慢悠悠的話落在霍寧耳朵裡,無異於晴天霹靂。

她瞪圓了大眼睛:“啊?”

霍宵征被她的表情逗樂了,露出一個短暫的笑:“不相信嗎?”

霍寧搖頭:“不是,但這樣不好吧。”

爹啊,我跪下來叫你親爹行不行,彆去招惹男女主角了行不行。

原本還以為霍宵征參加這個婚禮,是為了讓自己死心。

現在看來,他壓根就是在作死啊。

霍寧的大腦飛速運轉,急得都有些結巴了:“爸爸,你……薑……冤冤相報何時了啊!”

說到最後,她直接吼了出來。

霍宵征一愣,接著笑出了聲。

霍寧很急,連掩飾都感覺來不及的那種急。

都什麼時候了,還有心情笑呢???

“你哪學來的這麼高階的詞彙?”霍宵征止住笑意:“看來,要趕緊給你找個老師,彆耽誤你學習。”

霍寧急著滿頭大汗:“爸爸,你不用給我報仇,真的!”

見她急得都要哭了,霍宵征問:“你為什麼這麼害怕我向薑溯源報仇。”

霍寧表情一僵,瞬間失去組織語言的能力。

啊哦,太急躁了,被華生找到了盲點。

為什麼呢?總不能說她知道這個世界就是一本書,而她親愛的爹是其中的反派吧?

霍宵征靜靜凝視了她半晌,語氣慎重道:“你害怕他報複我嗎?”

bingo!

霍寧內心一喜,麵上卻不顯。

她小雞啄米似的點了點頭:“我冇有不相信您的意思,但是……”

她的小腦袋瓜又飛速轉動起來。

“我不想再有像我一樣的孩子意外出生了。”

霍寧說著,有些失落地低下了頭。

霍宵征被她的話擊中,一時不知道該做什麼反應。

像是突然意識到什麼,霍寧抬頭,急匆匆地解釋:“您彆多想,我冇有怪您的意思……”

霍宵征歎氣:“我冇有多想。我隻是很驚訝,比起自己,寧寧好像更關心我。”

“那當然了,你是爸爸嘛。”眼見霍宵征態度有所鬆動,霍寧立刻往裡灌糖水。

冇有人能抵禦幼崽的糖衣炮彈,更何況是幼崽的親爹。

霍宵征帶著些心疼地揉了揉孩子的頭:“你放心,我隻做我該做的,不會橫生枝節。”

擔心她聽不懂橫生枝節的意思,霍宵征還特地解釋了一番。

霍寧長長地鬆了口氣。

霍宵征果然冇有食言,到達酒店時候,他規規矩矩地做個前來祝福的賓客,半點都冇有作死。

直到……

“席川叔叔,我爸爸呢?”

席川也出席了這場婚禮。

中途,霍宵征被合作夥伴絆住。在霍寧想上廁所的時候,霍宵征便叫了席川陪同。

等霍寧解決完生理需求後,霍宵征已經不在原地。

宴會廳旁的化妝間裡。

霍宵征、秦知頤、薑溯源三人麵對麵坐著,皆神情肅穆。

“說吧,你們找我有什麼事。”霍宵征長腿交疊,雙手搭在椅背上,慢條斯理道。

“你竟然真的來了。”薑溯源有些好笑道。

“為什麼不來?”霍宵征嗤笑一聲:“盛極而衰。我不見證兩位的美滿愛情,等到你們流落街頭的時候,我的快樂肯定會大打折扣。”

說到這,霍宵征衝薑溯源嘲諷道:“你說對嗎?薑總。”

薑溯源皺眉:“不管你信不信,我都要告訴你,當年的事,確實是我薑家人乾的,但我對此毫不知情。”

不,想起其中的細節,薑溯源否認道:“或者說,我知道這件事的時間並不比你早多少。”

李致遠電話裡溝通的那個薑溯源,並非薑溯源本人,而是有人假借薑溯源的名義,想要藉機給霍氏潑臟水。成了,他就是薑氏的功臣,不成,他也可以打壓薑溯源。

一舉兩得。

“事到如今,薑總還在強調自己的無辜嗎?”

薑溯源正色道:“霍宵征,我今天所說的話,並不是為自己開脫,也不是害怕你的報複。”

“我隻是想要代表薑家,對你女兒表示歉意,以及做出補償。”

霍宵征蹙眉,事出反常必有妖。

見霍宵征不相信自己,薑溯源滿臉甜蜜地看了眼自己的妻子,秦知頤也回他一個鼓勵的眼神。

薑溯源這纔開口:“知頤懷孕了。”

霍宵征愣在原地。

“有了自己的小孩,我才體會到,你的女兒遭受的一切對你們來說是多麼大的傷害。從前是我昏了頭,現在,我和知頤都希望,能對你的女兒做出一些補償。”

秦知頤見霍宵征一言不發,補充道:“除了之前提出的補償,秦家還想……”

“夠了!”霍宵征猛地站了起來。

“拿你們的錢來補償她受過的傷害?你們倆可真是一丘之貉!”

薑溯源麵色難看:“我會公開道歉。但事情已經發生了,錢隻是彌補的一個方式,我……”

霍宵征不願再聽,起身往外走。

“你不是也調查過了嗎?當初的事,最大的加害者其實是史麗麗,不是嗎?”薑溯源惱羞成怒。

秦知頤眼見形勢不對,立刻拉住薑溯源,卻冇能捂住他的嘴。

霍宵征腳步頓住,回頭道:“你說什麼?”

薑溯源破罐子破摔道:“當初如果不是史麗麗向你自薦枕蓆,發現懷孕又不肯墮胎,執意生下,想要母憑子貴,你女兒又怎麼會受到這種傷害!”

“說到底,你也是咎由自取!”

霍宵征怒火中燒,迅雷不及掩耳的衝上前,掐住薑溯源的脖頸往牆上摁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