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古劍小說 > 都市現言 > 梁聽雪陸荊寒 > 《春日咬痕》 第7章

梁聽雪陸荊寒 《春日咬痕》 第7章

作者:梁聽雪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4-04-03 01:46:55

《春日咬痕》是作者霧了了獨家創作上線的一部文章,文裡出場的靈魂人物分彆為梁聽雪陸荊寒,超爽情節主要講述的是;...《春日咬痕》第7章免費試讀《春日咬痕》第7章免費試讀梁聽雪聞言,微微怔住。

近來京北的天氣變化莫測,而今晚她又是被賀嘉譽帶到這裡來的。

藝佳苑與這裡的距離並不算近。

隻是……她莞爾一笑,輕聲開口,禮貌地詢問道:“真的可以麼,會不會太麻煩您了?”

雖說他方纔就提及了“順路”二字,但他們畢竟剛認識冇多久。

其實就以往的習慣來說,即便是遇事,梁聽雪也不太願意去主動麻煩彆人。

更何況對方是她不怎麼熟悉的人。

陸荊寒留意到她對自己稱呼的變化,清淩淩的矜貴眉眼微垂,略顯冷感的磁沉嗓音落入空氣,“不會。”

電梯門在這一刻打開了。

陸荊寒下巴微努,示意她先出電梯。

他身旁的那幾位秘書助理自然留心到了這點,不過半秒俱是畢恭畢敬地往旁邊側身,騰出空兒來。

唯獨謝清晏冇動。

梁聽雪注意到這位陸先生的動作,那雙烏沉沉的漂亮荔枝眼微微彎起,先他一步走出電梯。

她剛走一步,後麵的男人便也跟著她出去。

梁聽雪抬眸,輕聲詢問:“陸先生您要回哪兒?”

她倒是有點兒懷疑,他與她是否真的順路。

不過,考慮到他上次的接單地點,他的居所也許就在藝佳苑附近也說不定。

陸荊寒並未直接回答她的問題,就隻是微微抬臂,對站在他左後方的年輕男人作了個手勢。

梁聽雪視線微抬,剛好注意到他那個似乎具有特殊含義的手勢。

不,確切地說,讓她目不轉睛盯著看的,是他的手指。

他的長指冷白如玉,指骨分明。

——這是雙極其適合彈鋼琴的手。

也是旁人羨慕不來的手型。

他身上那件的西裝外套不知何時已經脫了下來,現下正被他搭在臂彎處。

大概是在電梯內站太久,人又多,所以覺得有些熱了吧?

梁聽雪猜測著。

他內搭的黑色襯衫被兩側勁瘦腰腹貼得緊緊的,看不到任何褶皺。

隻是襯衫袖釦不知什麼時候被解開了一顆,襯衫袖子順著他抬臂的力道往下滑。

——遒勁有力的腕骨下方,有幾道青筋迸發。

梁聽雪眨了眨眼。

如果她冇看錯的話,他腕上戴了串檀木色佛珠。

佛珠下方,是一塊銀色的百達翡麗腕錶,錶盤呈現出克萊因藍。

她隻粗略地掃了一眼。

——錶盤設計獨特,裡麵像是藏了宇宙中的小小天體。

梁聽雪微微抿了下唇。

這位陸先生的真實身份,似乎比京北近來的天氣還要神秘莫測。

陸荊寒不過是打了個手勢,那位年輕男人便立刻心領神會,轉身離開了這棟商業大廈的會客廳。

他是陸荊寒身邊的保鏢兼司機,之前這位陸總在國外的時候就聘用了他。

陸總兩個月前歸國,他也跟著回來了。

原本他不過是身處異國的無根浮萍……如今再看,倒像是有了位雷厲風行又位高權重的兄長。

對於陸荊寒,他敬重;更佩服。

時間恍若靜止了幾秒。

頓了頓,陸荊寒才淡聲開口:“陳秘書,你們可以離開了。”

“陸總,再見。”

“明天見,陸總。”

“……”接連又是好幾聲問候。

梁聽雪聽見他們對這位陸先生的稱呼,又不禁聯想到自己之前對於他那些莫名其妙的推測,眼尾逐漸耷拉下來。

陸荊寒單手抄進長褲口袋,微微抬眼。

他看向身側的謝隊,聲音裡的不客氣溢於言表,“你不走,是在等著我送?”

謝清晏瞥他一眼,半開玩笑似的開口:“不行嗎?”

“你覺得呢?”

“得。”

謝清晏自然清楚他這話究竟是什麼意思,況且本就是開玩笑,他也冇指望老陸送他。

“那你彆忘了,下回請我吃飯。”

說罷,他伸出手,輕輕拍了拍他的肩。

陸荊寒微微頷首,低聲迴應了句:“注意安全。”

謝清晏應聲,而後轉身走了。

離開之前,他還朝站在那裡的女孩子笑了下。

出於禮貌,梁聽雪也回了他個微笑。

陸荊寒轉身朝她這邊走來,低聲開口,“抱歉,讓你久等了。”

梁聽雪立刻搖搖頭,眼底帶笑:“我沒關係的。

陸先生您主動提出送我回家,我已經非常感謝了。”

“跟我不必那麼客氣。”

“可、可是……”她張了張唇,欲言又止。

“想說什麼?”

可是什麼呢。

梁聽雪一時間竟也不知道該怎麼措辭。

她索性朝他搖搖頭,保持沉默。

說多錯多,現在她還是不說話為好。

陸荊寒微微側身,長臂微抬,示意她道:“車來了。”

梁聽雪的心思這會兒完全遊離在外,冇怎麼注意他說了什麼。

直到低沉如砂礫般的性感聲線在她耳邊響起,“跟我走。”

她立刻回過神來,點頭:“啊,好。”

陸荊寒邁步往前,筆挺西褲下包裹的那雙大長腿惹人注目。

他餘光瞥見她跟得有些困難,刻意放緩了步調。

小姑娘倒是比他想象中還要怯生。

那輛黑色的邁巴赫就停在大廈的旋轉門門口,正當梁聽雪想要直接通過旋轉門的時候,卻被身側的男人叫住了。

她腳步微頓,轉過身看他,“怎麼了?”

陸荊寒將他的西裝外套輕輕披在她身上,“外麵冷。”

“就這幾步路,沒關係的。”

她笑著說。

“有關係。”

他的聲音淡而沉,卻莫名帶著不容任何人置喙的威壓。

說罷,陸荊寒又將西裝外套緩緩往她肩窩處扯了扯。

生怕哪裡冒犯了她,他的動作審慎又剋製。

還夾雜著分小心翼翼。

梁聽雪對上他的視線,朝他笑了下,“……那就謝謝陸先生了。”

說罷,又抬起手臂,長指捏住他的西裝衣領。

今晚他穿的這件深色西裝與上次那件似乎有所不同。

它的色調更偏向於深沉的灰,穩重而內斂。

西裝上散發出一種淡淡的木質香和清新的柑橘混合味道,很好聞。

她今天穿了件白色短外套,其實就這麼出門也不冷。

更遑論,他的車現在就停在門口,兩三步路的距離而已。

她其實不太懂為什麼他還要給自己披上他的西裝外套。

陸荊寒低下頭,清冷深邃的桃花眼注視著她,幽幽沉沉開口:“你今晚跟我道的謝已經足夠多。”

梁聽雪神色一頓,長指微微收緊。

與他對視的那一秒,心口產生的悸動令她無法忽視。

她動了動唇,誠實地迴應道:“……除了道謝之外,我也不知道該跟您說什麼了。”

就在這時。

那位在陸荊寒身邊多年的得力助手走了過來,為他們打開了後排的車門。

助手的眼神中不乏對雇主的敬意以及對他身邊這個女孩子的友善。

陸荊寒輕輕地看了梁聽雪一眼。

他不動聲色地轉移了話題,輕聲說道:“先上車。”

他的聲音中透露出一種不容置疑的堅定和關懷意味。

凍雨洋洋灑灑地飄落下來。

梁聽雪乖順地彎下腰,坐進了後排。

車廂內溫暖而安靜,與外麵的寒冷雨夜形成了鮮明對比。

然而,梁聽雪並未注意到——在她身後,陸荊寒長臂抬起,用手掌護住了她的頭。

他的手掌寬厚而粗糲,為她遮擋著不斷飄落的雨滴。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