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古劍小說 > 都市 > 穿成禍國妖後我滅前夫滿門納蘭雲瓷傅璽陸硯 > 第1章

-

熱!

渾身一股燥熱襲來。

馬車內納蘭雲瓷身子綿軟無力地靠在側壁。

“碧葉.....”

喊了幾聲都冇人答應。

“彆喊了,我的好弟妹,你就是喊破嗓子也冇人來。”

簾子挑起,露出葉嘉儀得意的笑容。

雲瓷訝異:“長嫂。”

誰料葉嘉儀卻被這句長嫂喊得臉色钜變,惡狠狠地瞪著她。

“賤人!我纔是二郎的心上人,也配和我爭?”葉嘉儀冷笑:“今日後,京城所有人都會知道納蘭雲瓷不守婦道,不堪寂寞,在野巷子裡賣弄風騷,你就等著被陸家休棄吧!”

雲瓷愣了。

她怎麼會那般親昵地喊夫君一聲二郎?

自己才嫁過來一個月,嫂嫂明明待自己溫柔和睦,日日找她聊家常。

雲瓷也憐惜葉嘉儀嫁過來冇多久,丈夫就出事死了,守了兩年寡,日子過得清苦。

所以,雲瓷便將她視為親人,無話不談。

昨兒葉嘉儀說這兩日夢魘,想去寺裡求個平安符,奈何身子不舒服,雲瓷一聽立馬就表示可以去一趟。

葉嘉儀有些得意忘形地笑:“二郎是被迫娶你罷了,嫁過來月餘,從未去你屋子裡歇著,你這個蠢貨!”

雲瓷抵靠在車壁,緊咬著牙說:“不,不會的,夫君他隻是......”

“隻是心繫祖母安危,無暇男女之事?”葉嘉儀接過話茬,冷笑道:“蠢貨!祖母身子康健,隻不過用來應付你的藉口,二郎可是日日留宿在我屋內呢。”

“這不可能!”雲瓷慘白著臉不可置信。

陸硯辭和她從小青梅竹馬,剛出生就定下的娃娃親,待她溫柔有耐心,怎麼會厭惡自己?

更不可能和長嫂葉嘉儀糾纏不清。

見她仍是不信,葉嘉儀越發得意:“你父親納蘭信早朝被參奏貪汙受賄,被聖上下令當場打斷了腿,無人敢求情,你可知是何人蔘奏的?”

“是二郎!二郎耗費了足足三年的時間蒐集到了證據,等待納蘭家的下場隻有抄家滅族,對了,今兒早上陸家就被皇上冊封國公府,二郎也被冊封世子,這多虧了二郎為皇上分憂解難,如今你已是二郎的恥辱,二郎自然不用和你逢場作戲,況且陸家誰又不知二郎肩挑兩房,日後我腹中這個纔是陸家未來繼承人,至於你麼,就等著好好享受吧......”

在葉嘉儀的示意下,兩個嬤嬤衝上馬車,大力地一把拽住了雲瓷的胳膊,將人拎下來。

雲瓷驚怒至極掙紮。

“啪!”

葉嘉儀抬手便是狠狠一耳光抽在她臉上。

這巴掌力道極大。

打得她腦袋越發昏沉,耳朵也嗡嗡作響。

葉嘉儀吩咐兩嬤嬤:“將人送去雲台閣,務必要將人伺候好!”

“夫人放心,老奴定會辦妥。”

...

砰!

雲瓷被重重地扔在床榻上。

頭痛欲裂!

她揉了揉額,不就是在實驗室慶功宴上多喝了幾杯麼。

等等!

雲瓷眯了眯眼,她在整個醫療研究組可是號稱千杯不醉的。

不對勁!

雲瓷緊咬著舌尖,痛意襲來,拉回些理智,望著眼前古香古色的佈置,還未回過神,下一秒無數潮水般的記憶湧來。

“嘶!”

雲瓷愣了三秒後接受了自己穿越的現實。

此時身體裡的火熱還在,她一摸脈便知中了極凶猛的合歡散。

原主正是因為承受不住這麼猛烈的藥才香消玉殞。

“嘖嘖,真是害人不淺!”

門外,傳來了雜亂的腳步聲朝著這邊趕來。

雲瓷心驚,聽人數至少七個人。

嘎吱!

門被推開,果真如她所料七個壯漢走了進來,他們無一例外都隻穿著單薄的外衫,一雙色眯眯的眼睛直勾勾盯著她。

“小美人,我來了,讓爺們好好疼惜你。”

一隻大手朝著她伸了過來。

雲瓷抬眼眸光乍現一抹冷冽。

“找死!”

她極快地握住了男人的手腕,反手一翻。

嘎吱一聲,手腕竟被生生折斷了!

男人臉色钜變還未來得及慘叫,下一秒就瞪大眼睛,身子直挺挺地倒下了。

幾人驚覺不妙,扭頭想跑卻被雲瓷一個飛身閃現攔在了門口,手中銀簪化作極快的利器,極快的劃破了幾人的脖子。

鮮血四濺,叫聲戛然而止。

雲瓷這才收了手,環顧一圈,樓下是熱鬨的大廳,人很多,依她現在的體力實在是撐不到出去。彼時聽著窗外有潺潺流動的聲音,來到窗前,藉著月光果然看見一條大河。

毫不猶豫地一躍而下,冰冷的河水刺激,雲瓷的理智又拉回不少。

但也隻是僅僅片刻,體內的慾火仍在不斷地上漲。

眼下這個環境製作解藥肯定是來不及了。

雲瓷正在河裡思索,忽聽岸邊傳來了打鬥聲。

刀光劍影,對映出刺眼的光芒,殺氣騰騰。

看樣子岸邊的人還不少。

雲瓷不想牽扯其中,轉過身想遊離,下一秒腳卻被死死纏住,任憑她怎麼抽都無法抽離對方。

順著水下摸索,是一隻大手握住她的腳踝。

體內慾火作祟,雲瓷整個人都快要爆炸了。

一咬牙潛入水中。

無儘的纏綿後,雲瓷體內的毒總算是解開了。

她強忍著渾身劇痛,望著天邊泛白,扭頭就想走。

“這就要走?”身後傳來冷冽的聲音。

雲瓷這纔看清了來人,身材高大,一張容顏俊美無雙,尤其是那雙丹鳳眼,恍若星辰璀璨,極閃耀。

在河裡時她就發現了,他不會遊泳,所以纔會死死抓住她的腳踝。

“怎麼,要訛我?”雲瓷反嗤,兩手一攤:“要錢冇有,要命也冇有,至於你麼......你我素不相識,還是各奔東西的好。”雲瓷忽然豎起一根手指抵在唇邊,一臉警覺質問:“什麼人躲在那!”

男子被轉移了注意力,回過頭。

下一秒,雲瓷毫不猶豫地抬手打在他的後脖子上。

砰!

對方暈了過去。

雲瓷揉了揉泛酸的手腕,初來乍到就被人算計險些丟了命,她可不是什麼良善之輩,憐惜一個大男人。

看在昨晚他被迫救過她的份上,雲瓷姑且饒他一命。

接下來她還有更重要的事去辦呢。

她前腳剛離開,隨後便有一抹黑色身影從樹下滑落,焦急地來到了男子身邊。

“主子?”

男子被晃醒,脖後的疼意在提醒他,雲瓷耍了他逃跑了!

“主子,屬下救駕來遲,還請主子恕罪。”黑影跪地。

傅璽緩緩起身,思及昨晚發生的事,他眸光變得淩厲:“剛纔那人是誰?”

“回......回主子話,是陸國公府的二夫人,納蘭雲瓷。”

“納蘭?”傅璽忽想起昨兒他纔在早朝上下令將納蘭信打斷了腿,緊接著晚上就遇到了納蘭雲瓷。

要說是巧合,他纔不信。

“哼!納蘭家可真是好手段,費儘心思地接近朕!”傅璽緊咬著牙,昨天他出門拜見師父,結果半路泄露訊息引來無數殺手。

又恰好遇到了毒蠱發作,傅璽武功儘失,這才被那納蘭雲瓷給占了便宜!

想起蠱毒,傅璽伸出胳膊看了眼腕間的血絲竟然消失了。

黑影詫異,有些欣喜若狂道:“主子,靈隱師父曾說過,必須要和至陰至寒的宿主過渡蠱,再令其懷上龍子,您再服下龍子的血入藥,體內的蠱毒便可解開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