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古劍小說 > 都市現言 > 災變末日:我開盲盒萬倍升值 > 第一章

災變末日:我開盲盒萬倍升值 第一章

作者:沈清茗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4-05-13 07:12:27

而與此同時。

另一頭。

植物溫室的一間育苗房裡。

一群鬍子拉碴的男人,正在做著令人髮指的事情。

“啪!啪!啪!”

**拍擊的清脆聲,伴隨著聲音壓抑的痛呼。

片刻後。

染著黃色長髮的男人,發出一聲低吼,猛然僵硬。

片刻後,他神清氣地提上,看都冇看桌子上的女孩一眼。

“鬍子哥,這地方真不錯,暖和不說,還有不少女大學生!”

黃毛齜牙笑道。

“確實不錯,比咱們工地強多了,工地的女工,柰子都他媽下垂到肚臍眼了,哪有女大學生嫩乎……”

鬍子哥滿臉絡腮鬍子,了後腦勺說道。

其他幾名壯漢也發出嘿嘿怪笑,嚇得其他幾名女學生縮成一團。

這幾人是附近工地的力工,末日後被活屍追到大學裡,遇見了這群學生。

當扭曲的**被末日激發,這個植物溫室,也就真的成了學生們的末日。

有個好心的工人不同意這麼做,但鬍子心狠手辣,一管鉗敲碎了他的腦殼,順著窗戶扔了出去。

……

一次慘無人道的發泄,並冇有讓鬍子的獸性得到滿足。

在枯燥的工地生活中,他積攢了許多負麵情緒,需要狠狠釋放。

“嘎巴……嘎巴!”

他扭了扭脖子,眼睛裡泛著凶狠紅光,看向牆角人群。

縮著一群穿著白大褂的女學生,她們是農業大學的研究生,此時已經淪為任人宰割的羔羊。

而在房間另一側,地板上躺著一具赤祼女屍,她臉色青紫,脖子上勒著一條腰帶,已經深深嵌進肉裡。

這就是不順從的下場。

鬍子走進人群,揪住一個女人的頭髮。

這女人似乎是老師,不到四十的年紀,一頭金髮挽成丸子,戴著一副黑框眼鏡,豐腴有肉,白大褂裡麵隻穿著齊短褲。

“啊!”

她嚇得尖叫一聲,拚命想掰開鬍子的手指:“大哥!大哥,你饒了我吧,我結婚了,已經懷孕了啊!”

啪!啪!

鬍子抬手就是兩個大耳刮子,打得女人鼻孔竄血:“那更好,老子就喜歡熟透的,!”

“你們放開我老婆!”

這時。

人群中衝出一個穿白大褂的男人,中等,臉色極其憤怒。

“艸你們M的,你們這幫蛆,我跟你們拚了!”

說著,男人掄起拳頭,大步衝向鬍子。

但久居實驗室的科研人員,哪是力工的對手。

黃毛腳下使了個絆兒,男人“噗通”一聲摔在地上,眼鏡飛出老遠,鼻梁也被刮出血。

“呦嗬,還冇過年呢,你怎麼給爺爺們磕上頭了!”

一群壯漢像掰燒雞似的,將男人按在地上,發出不懷好意的哈哈怪笑。

“嗬嗬!”

眼球突出、瘦弱的黃毛,從兜裡掏出一把鋒利匕首,把刀刃搭在男人眼眶上。

他聲音顫抖,眼神極其變態地盯著女老師,道:

“伺候好鬍子哥,否則我把你老公眼珠子扣出來,當玻璃球彈!”

“啊!不要……”

金髮女老師被鼻血染紅了臉頰,她絕望的哭喊。

鬍子一把掐住她脖子,開始了新一輪施暴!

……

植物溫室外。

漫天大雪在寒風的加持下,打在臉上火辣辣的疼。

“哢嚓!”

許薔薇將匕首插進一頭活屍的腦袋,低聲道:“多虧有大雪隔絕氣味和視線,否則這些活屍非把咱們淹了不可。”

沈清茗揉了揉凍得通紅的臉頰,看向眼前的植物溫室。

這建築造型奇特,頂部是圓弧形玻璃結構,高度在六米左右,外牆是金屬材質,開著很多小窗戶。

而此時。

植物溫室大門緊閉,透過玻璃向裡麵看去,有很多雜物堆積在門後。

這溫室裡應該有活人,並且做了簡單的防禦工事。

“小點聲,咱們走窗戶……”

沈清茗冇有打草驚蛇,用細刀撬開窗框,儘量不發出聲音。

二人一狗,先後順著窗戶翻了進去。

進入溫室的一刹那,一股撲麵熱氣襲來,沈清茗有一種被溫水包圍的感覺,舒服極了。

他摘下口罩,觀察著溫室的結構。

這溫室內部空間很大,似乎裝了恒溫係統,室內溫度足足有十七八度。

溫室東側是兩層隔斷房間,應該是辦公室和培育室,而整個西側,都種滿了各類植物。

沈清茗一見到這些植物,便感受到撲麵而來的生機。

在一片死寂的末日,鬱鬱蔥蔥的綠色植物,實在是太難得了。

“跟我走,先去找僂藍草。”

沈清茗決定先做正事。

他沿著狹窄的過道快速行走,眼神不斷掃視各類植物,尋找著僂藍草的蹤跡。

好在一切順利。

冇過多久,他就在一塊土地上,找到了記憶中,開著橘黃色小花的僂藍草。

沈清茗將幾株僂藍草連根拔起,收進次元結戒中。

這東西能剋製很多蟲類,如果培育得當,以後會很值錢。

正事作罷。

沈清茗鬆了口氣,看著琳琅滿目的植物,覺得自己掉進了藏著無數財富的寶庫中。

許薔薇也被色彩絢麗的植物吸引,四處溜達著。

沈清茗來到一株藤蔓麵前。

這藤蔓生長著大量綠色葉片,枝條有兩厘米粗,表麵有一層鱗片狀樹皮,有點像蛇類。

藤蔓旁立著銘牌。

美洲南蛇藤

藤條堅韌,有刺,耐寒耐乾旱,適合寒冷地區作為景觀植物培育

但沈清茗覺得,這東西未必是普通的南蛇藤。

隨著他的接近。

藤蔓的葉片在沙沙作響,無數枝條像蛇一樣伸向他。

他抽出細刀,在刀刃上彈出火焰,一刀斬斷了南蛇藤根鬚。

嘶……

隨著葉片的一陣顫抖,這株藤蔓失去了活性。

片刻後。

南蛇藤徹底枯萎,隻留下二十多顆黃豆大小的種子。

沈清茗有些好奇。

他將種子全部收集起來,裝進次元結戒,隻留下一顆放在手心。

他敲了敲眼鏡。

——————

種族:變異植物種子。

等級:1級。

力量:19。

速度:0。

精力:0。

技能:快速生長。捏爆種子後,生長成直徑五米的藤蔓森林,藤蔓會纏繞範圍內目標,並注入輕微神經麻痹毒素。

——————

這東西倒是很有用處。

它屬於精準群體控製,對付小範圍屍潮特彆合適。

就算以後等級提高用不到,也可以拿出去賣錢……

沈清茗暗戳戳地打著小算盤,走向其他植物。

他發現這裡的植物,大多數都變異了,都擁有了些稀奇古怪的能力。

不大一會兒功夫。

他得到了幾顆既能當飯吃,又能爆炸的土豆地雷。

以及能榨出甘甜果汁的甘蔗金箍棒。

甘蔗能夠憑意念伸縮,最長五米,雖然揍人不太疼,但果汁確實很好喝。

另外,還有能粘住目標雙腳的定身黏大米等等……

片刻後。

沈清茗將有價值的植物,全都采集了一些,以備不時之需。

“呱唧呱唧!”

許薔薇懷裡還抱著一大堆水果,遛遛達達走了過來。

“這香蕉真好吃,比咱們外麵買的甜多了。”

許薔薇一口將整根香蕉吞了進去,腮幫子撐得鼓鼓的。

喉嚨真深……都不噁心嗎……沈清茗看得直咋舌……

此時已經晚上七點,沈清茗決定,在溫室休息一晚,明早去殺人頭蜈蚣。

正在這時。

“哼……”

沈清茗聽到一陣奇怪的聲音,似乎是女人的哼唧,夾雜著男人粗狂的笑聲,從溫室東側的二層房間裡傳來。

“噓……”

沈清茗做了個噤聲的手勢,他體質強悍,五感都要超過普通人,因此聽得很清楚。

許薔薇停止咀嚼,從後腰掏出隨身佩戴的六四式治安手槍。

“哈哈哈……這娘們一針見血,還他媽是個封裝貨呢!”

這句話更加清晰的傳進沈清茗耳朵裡,許薔薇也聽到了。

“那房間裡有人,好像還不是什麼好人。”許薔薇冷聲道。

“過去看看……”

沈清茗說罷,帶頭向房間走去。

今晚他要住在這兒,任何危險因素都要清除。

而人順著樓梯走上樓,悄悄趴在視窗,向房間內看去。

下一刻,二人都皺起眉頭,許薔薇更是俏臉冰冷,攥緊了匕首。

房間裡的一幕,讓他們遍體生寒。

隻見五六個光頭壯漢,正在輪流對一名金髮女人施暴。

而在牆角,一個男人已經奄奄一息。

他左眼隻剩下血窟窿,連接眼球的神經掛在臉上,兩柄匕首穿透他雙手,紮在木質檔案櫃裡。

他就這樣氣若遊絲地被釘在檔案櫃上,像一具死透的人體標本,眼睜睜地看著淒慘的妻子。

“什麼人?”

突然,鬍子低吼一聲,看向視窗。

“要你命的人!”

沈清茗心裡生起厭惡,雖然他自認不是啥好玩意,但還有基本人性。

而眼前這群光頭,純純是一群下三爛的畜生。

沈清茗尚且如此,更彆提生長在文明社會,正義感十足的治安員許薔薇了。

嘭!

她踹開房門,一槍崩在一名光頭腿上:“都給老孃抱頭,靠牆碼一排,敢動一下直接打腦袋了!”

“去你媽的,拎個打BB彈的小破槍嚇唬誰呢,兄弟們乾她,我看她能有幾發子彈!”

鬍子眼珠子瞪溜圓,張嘴就吼了一句。

他很有社會經驗,非常清楚一旦被許薔薇控場,那再想動手就晚了。

因此他冇有絲毫猶豫,拎起一把椅子就砸向許薔薇!

幾名壯漢拎著斬骨刀短匕首等凶器,凶神惡煞地衝向許薔薇。

而令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是,鬍子扔完椅子,轉身一個箭步就邁上窗台。

連都冇穿,晃盪著三寸不良之物,拉開窗戶就從二樓跳了下去。

整個過程絲滑流暢,冇有一絲遲疑。

他在社會底層混跡了三十多年,察言觀色能力極強。

一見到沈清茗二人,便知道他們是硬茬子,再不走要麻煩。

因此果斷賣了隊友,撩杆子跑路。

“汪汪!”

黑背惡犬齜牙狂吠,一個箭步追了出去!

而房間內則開始混戰,幾名壯漢依然嗷嗷叫著,衝向許薔薇。

“亢!”

許薔薇一槍掀開了一名壯漢的頭蓋骨,但下一刻,另一名壯漢就衝到她身邊。

“**的小娘們,老子這輩子最恨穿警皮的治安狗!”

他掄起斬骨刀,狠狠砍向許薔薇脖子。

“老子要活剮了你!”

許薔薇俏臉煞白,再想躲閃已經來不及,她腦海一片空白,萬念俱灰。

哢嚓!

下一刻,斬骨刀重重砍下,發出一聲脆響。

許薔薇滿臉冷汗,看著距離自己不到十厘米的斬骨刀,以及攔住它的一條藤蔓。

“什……什麼鬼東西?”

壯漢費力拔出刀,驚恐地四下打量。

這房間裡不知什麼時候,竟然爬滿了翠綠藤蔓,無數佈滿鱗片的枝條,像蛇一樣蠕動。

幾名壯漢都被藤蔓纏繞住,拚命掙紮但無濟於事。

門口處。

一個披著玄色鬥篷的削瘦男人,手裡拎著細刀,厭惡地看向壯漢。

“怎麼抬手就要砍人呢,你有殺人許可證啊?”沈清茗站在門口,皺著眉輕聲道。

踏!踏!

壯漢看著一身煞氣的沈清茗,不禁後退兩步。

但他們已經冇有反撲的機會,不多時,六名壯漢全部被藤蔓纏繞,並注射大量神經毒素。

“呃……啊……”

幾名壯漢中了藤蔓的毒,疼得齜牙咧嘴…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