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古劍小說 > 都市 > 慕容崢薑暄和薑元敏穿越小說免費閱讀 > 第1章

-“怎麼這樣嬌氣,這就受不住了?”

“不準逃!”

腳踝忽然被一隻大掌扼住,薑暄和下意識嚶嚀一聲,眉眼緊蹙。

她隻覺得渾身濕漉漉的,被風一吹,身上便寒毛直豎。

箍在她腳踝上那隻手忽然發力,強行將她拽近,而後她便感覺自己被箍住腰。

薑暄和睜眼,入目是汪得透濕的龍鳳被單,一隻青筋暴起的手從背後繞過來捏住了她下頜。

薑暄和驟然瞪大了眼。

她不是已經死了嗎?

替嫡姐薑元敏生下皇子後,她便被那毒婦劃破了臉千刀萬剮滅了口,連骨肉都餵了獸園裡的狼,怎會還活著呢?

“還有心思想旁的東西?”

又是一記脆響傳來,薑暄和眉心一蹙,纖長的手不自覺攥緊了身下床單,便覺腰間那隻手多了幾分力道。

身體異樣感加重,那隻手拽著她頭髮迫她抬頭:“不是受不住麼?朕看倒是還不夠。”

男人那低啞熟悉的聲音,讓薑暄和瞳孔緊縮。

待看清了眼前人,身體頓時僵硬。

那雙熟悉的墨眸正映著她羞紅驚愕的臉,男人衣衫鬆散,明黃色的龍袍半搭在榻上,平素孤傲矜貴的俊臉染上了醉意,連眼尾都泛了紅。

她情不自禁驚呼:“陛下?”

男人也不知有冇有聽清,唇齒一路下移,將她肌膚染得斑駁,似紅梅落入雪地。

薑暄和身子又是一顫,滿腔疑惑都被攪散。

她腦子裡再冇了旁的心思,隻能無意識輕喘,顫抖。

……

天色漸明,慕容崢才睜眼從床上坐起。

桌上那紅燭已然快燃儘,他的龍袍落在地上,袖口有些許濕痕。

那女子正蜷縮在他臂彎,眼尾還帶著紅,一身欺霜賽雪的皮膚上落滿了掌印和紅痕。

慕容崢眼神微涼,指腹摩挲著她頸上斑駁細嫩的肌膚,神色冷厲。

他本不願這麼快便臨幸她,眼下宮中後位空懸,這薑元敏又是相府的嫡女,後宮前朝息息相關,他怎會助長那佞相的氣焰?

但偏偏他在冊封禮上多飲了幾杯酒,被太監送回寢宮,竟冇忍住要了她。

“陛下,該上朝去了。”

外麵傳來腳步聲,太監恭敬低語:“奴才進來伺候您更衣吧。”

慕容崢斂了思緒,起身下床。

薑暄和被他動作驚醒,睜眼便看見男人精壯的胸膛和肩上泛紅的齒痕。

他身上的龍袍鬆垮,卻瞧得出寬肩蜂腰,器宇軒昂。

慕容崢冇察覺到她醒了,由著太監穿上衣服便要離開。

薑暄和莫名心慌,隻怕這是自己在做夢,本能伸手勾住了他手指:“陛下……”

慕容崢腳步一頓,擰著眉回頭,一雙墨眸晦暗幽深,看不出喜怒。

旁邊的太監見狀咳了一聲:“貴妃娘娘,陛下還要去上朝,您……”

薑暄和呆了一瞬,指尖微顫,忙鬆開手惶然開口:“臣妾失狀,請陛下恕罪。”

伺候了慕容崢三年,她是清楚他脾性的,她剛剛大膽拉他的手,實在太過僭越。

慕容崢垂眸看著她纖細的脖頸,女人的身子蜷在錦被中,隻露出細膩的香肩。

眼下一頭墨發散著,襯得那巴掌大的臉更顯得小,看得人忍不住心軟憐惜。

他破天荒的有耐心,伸手幫她理了理耳邊亂髮:“你歇息吧,朕今晚再去看你。”

薑暄和緊繃的脊背終於緩了下來。

臉頰那微冷的觸感令她稍微清醒,她低頭死死咬著唇,聲音乖順嬌軟:“臣妾遵旨。”

那聲音酥,像是才能睜眼的小貓,睫毛微微顫著,無端讓慕容崢拳頭一緊。

昨夜她便也是蜷在他懷裡,令人忍不住想索求更多,想讓她哭叫告饒……

他側過臉收回目光,神色清冷淡漠,一語不發走出了寢宮。

薑暄和蜷縮在被子裡咬著唇,眼中寒意幽深。

她真的重生了……

此時,薑元敏應當才被封為貴妃,而她以陪伴嫡姐的名義入宮做她的貼身宮女,實則卻是要替她承寵!

雖然她也是相府千金,可她母親是教司坊裡的罪臣庶女,被薑相強要才入了相府做侍妾,說起來她在府中的地位,連那些普通的奴婢都不如。

原本她會被薑相隨意嫁給某個年紀足可做他爺爺的大臣做妾,可是薑元敏被選入宮後,卻被髮現是個石女。

薑家捨不得做皇家外戚這潑天富貴,便用她母親姓名脅迫她這個樣貌肖似的庶女入宮,代薑元敏生下皇嗣!

想到前世種種,薑暄和眼神更厲。

她忍辱負重,一邊被薑元敏羞辱折磨,一邊卻要獻身為她爭寵。

薑家卻是在她入宮後半年,便任由她母親害天花死在了彆院中,屍身更是被隨意燒了撒入陰溝!

老天開眼……她這一世絕不會再任由他們宰割!

有機會承寵,她為何不為自己爭,好護住自己和母親,也讓薑家還前世的血債!

殿門忽然被輕輕推開。

薑暄和停下思緒抬頭,便看見慕容崢身邊的貼身太監鄭槐笑著走了進來。

“貴妃娘娘可歇息好了?”

他語氣恭敬,身後還跟著兩名低眉順眼的宮女:“奴纔剛將陛下給您的賞賜送到明光宮,這會子是伺候您更衣回宮,還是您再歇會?”

薑暄和纖長的手指蜷了蜷,聲音嬌軟清甜,像是一含就化的桂花糕:“勞煩公公為我準備沐浴。”

鄭槐不懂男女之事,可宮中的嬪妃他都伺候過三代了,如薑貴妃這樣的尤物,真真是第一個。

怪道能讓冷心冷情的陛下也縱容了幾分。

他笑著點頭,示意宮女伺候薑暄和,恭順退下。

那兩名宮女上前攙扶薑暄和,紅著臉不敢看那纖細動人的嬌軀上曖昧的痕跡。

雪白的元帕上落了一點嬌豔的紅,捧在手裡彷彿還帶著濕意。

娘娘這身子太嫩了,好像一掐就能出水,幫她沐浴都不敢使力,稍重一些,娘娘身上便要蹭起來一小片紅意。

薑暄和任由她們幫自己梳洗更衣妥當,扶著她回明光宮。

在她之前,宮中已經有了賢妃、淑妃、德妃三名妃子,可慕容崢一個也冇臨幸過。

昨天的訊息這時候早傳得眾人皆知,一路上,宮人們看她的眼神都恭敬又討好,那些不曉事的小丫頭卻是看著她脖頸上的紅痕悄悄咬著耳朵。

貴妃娘娘才入宮便承寵,今後不知還有怎樣的風光尊榮。

前世,薑暄和被她們看得又羞又慌,現在卻早已習慣,若無其事朝著明光宮去。

跟著慕容崢三年,她每次都會被他折騰成這般,那人白日裡是矜貴清冷高高在上的帝王,一旦上了榻,便成了惡劣的頑童。

每每要弄得她情動哭求他才滿意就罷了,還總喜歡留下這些痕跡刻意給外人看,好似要告訴所有人,她是他的所有物。

想到那三年,薑暄和的腿莫名有些軟。

很快,她便到了明光宮門口。

宮人們低眉順眼喚她娘娘,薑元敏的貼身侍女扶柳笑著上前扶了她,又給那兩名宮女塞了個鼓囊囊的荷包,轉頭冷著臉將她帶向主殿。

薑暄和手腕被她掐得生疼,眼中有冷光閃過,卻冇反抗。

殿門虛掩著,扶柳將她推進去,薑暄和踉蹌一步,抬頭就看見薑元敏麵前擺著大堆珍寶首飾,似笑非笑。

“你還算有點用,真能勾得陛下臨幸了你。-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