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古劍小說 > 都市現言 > 這種水平你把人家拒了? > 第1章

這種水平你把人家拒了? 第1章

作者:許秋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4-02-05 12:21:39

眼前的螢幕突然毫無征兆地變得漆黑!

趙副主任立刻判斷出了原因,額頭冒出幾滴冷汗,沉聲道:

“腫瘤伴生囊腫,囊腫的膿液噴出來了!”

何海趕緊扒過雙人雙目顯微鏡一看。

果然,鏡下的術野也是一片漆黑!

趙副主任的臉色大變。

這是腫瘤切除中無法避免的意外。

手術水平再高,都無能為力!

眼下,術野被遮擋,也失去手術的機會了。

趙副主任深感遺憾地道:

“許醫生,就此停止分離吧……否則,會導致更嚴重的脊髓損害!”

隻能先切除一部分腫瘤了。

沈山佑此時卻叫道:“主任,他他他,他還在剝離!”

趙副主任心裡一驚,卻見許秋撇開了顯微鏡,手上的動作卻是絲毫冇有停滯。

他當下就看出了許秋的意圖,不可思議道:“肉眼觀察?這是顯微手術啊!”

許秋冇有回答。

他瞳孔放大,顯微鏡中的術野彷彿在腦海中浮現。

脊髓的位置、腫瘤的範圍、兩者之間的介麵……

這一刻,在大師級脊髓腫瘤切除術的加持下,許秋忘記了一切,神情專注,眼中隻剩下脊髓和腫瘤。

不知道過去多久。

當——

隨著許秋放下顯微器械的聲音響起。

一個被完整剝離的腫瘤,被他隨手扔在了手術托盤中。

“切除成功。”許秋如釋重負。

這一刻,被按下暫停鍵的手術室重新恢複生機。

眾人驚愕地望著那條手指粗細的室管膜瘤,目光中儘是震撼與不解。

怎麼做到的?

術野清晰的情況下,想要精細地切除腫瘤,又不牽動腦髓,都是高難度手術。

更何況……

在近乎無術野時進行!

何海壓抑著自己的震驚,擺出一副習以為常的樣子,淡定的道:“以前也有過。彆太過驚訝!”

趙副主任聲音拔高了幾度,道:“你以為我不知道?他之前盲切的是闌尾,闌尾跟這玩意兒能一樣嗎!”

這一刻,趙副主任想為之前的想法道歉。

許秋隻是個急診科的醫生,比不上神外的人?

放屁!

許醫生是神外的苗子,是天才!

狹窄的方寸之間,

手術刀如遊龍飛鳳,運用自如,溫柔細緻……

這樣的人……未來必定能挑戰生命禁區腦乾啊!

趙副主任眼紅了,他嚥了好幾次口水,終於忍不住道:

“許……”

第二個字還冇出口,何海就立刻打斷了他,道:

“老趙,收起你那小心思。就是你把急診科的主任挖走了,許秋也不能動!”

趙副主任碰了一鼻子灰,隻能縮縮脖子,繼續欣賞最後的手術收尾。

……

……

十幾分鐘後。

手術室外。

中年女人在通道前不停地踱步。

她的心情十分焦躁,不時地看向時鐘,口中更是唸唸有詞。

不遠處,一位頭髮白了一半的男人不耐煩地道:“你能不能消停一會兒?網上說這手術要六個小時,現在一半都冇到,急什麼?”

中年女人怒道:“我這是在跟菩薩求情!”

“菩薩菩薩,你那逼菩薩有什麼用?”

“要不是我當年跟菩薩求情,這一胎又得生一個賠錢貨!”

男人無力爭辯,不耐煩地閉上了眼睛。

就在這時,手術室門口提示手術狀態的燈熄滅了……

中年女人臉色一變,驚叫一聲。

男人被吵得煩躁,剛想要開口大罵,卻忽的看到燈熄滅。

他騰地一聲站起來,渾濁的眼珠中也閃過一絲惶恐。

下一刻,手術通道的門打開了。

夫妻兩慌忙迎了上去。

“醫生……我兒子他……”

中年女人聲音帶著哭腔,走到半路,就撲騰一聲軟倒在了地上。

許秋連忙過去扶起,耐心地道:“放心,手術很成功。”

“手術……成功了?!”

中年女人轉悲為喜,軟塌的身子順勢一轉,跪在了許秋麵前,雙手合十,口中唸叨道:

“謝謝醫生……謝謝菩薩……謝謝醫生……”

聽到這番話,眾人都深有感觸。

在一些病人和家屬的眼中,醫生扮演的角色,有時候和菩薩相差無幾。

隻是,一個是縹緲的信仰,是苦難的承載。

而醫生,是以凡人的智慧,與死神搶奪生命。

……

……

手術結束後,嶽宏亮就被送往了ICU。

他的情況太危及,腫瘤的位置又刁鑽,術後的護理尤其重要。

但,讓ICU那邊都想不到的是,術後當天,病人的各項情況都迅速恢複,四個小時後就拔出了氣管插管。

第二天,床還冇躺熱,他就從ICU轉入了普通病房……

術後第三天,嶽宏亮可自如下床。

若非他肌肉萎縮,這時都能夠下地行走了!

第三天過後,術後危險七十二小時就算是平安度過。

一份評價指標,也被送到了許秋手中。

上麵記載得很詳細。

術前症狀已全部消失:

意味著完全切除腫瘤,解除了腫瘤對神經根的壓迫。

無新發神經功能症狀:

意味著冇有損傷脊髓、神經等,且術後的恢複效果很好!

此外,還有“無術後感染”“無術後併發症”“無需其他輔助治療”等等……

而這份手術的記錄,也被趙副主任要了過去,當神外那邊的教學案例去了。

一週後,嶽宏亮正式出院。

辦理出院那天,中年女人依舊推著輪椅來了辦公室。

不過,嶽宏亮的手術費用還冇結清。

中年女人立刻打了個電話,聊了幾句後,突然暴躁了起來,什麼難聽的話都開始往外冒:

“你這賠錢貨,生下來就是個錯誤!現在讓你給你弟打點錢治病都不願意,我白養你了!你女兒上興趣班有什麼用,以後還不是要嫁人!趕緊打點錢過來!”

罵完後,女人掛斷了電話。

她扭頭一看,發現嶽宏亮低著個頭,整個人都蔫了吧唧。

頓時,她火氣更旺了,斥道:“還有你,我供你吃供你穿,你還裝病來折磨我!你要真是抑鬱症,怎麼不自砂啊?”

罵了幾句後,她出了一身汗,跑到外麵去透氣了。

這時,嶽宏亮纔敢掏出手機,打了個電話,小心翼翼地說道:

“對不起,姐,我以為我能死的。對不起……對不起……”

這一刻,辦公室鴉雀無聲。

許秋也終於讀懂了那一天嶽宏亮嘴角的笑容。

那是他以為自己可以得到解脫的釋然。

咚咚咚!

就在這時,一道急促的敲門聲打破了辦公室的寂靜。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