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古劍小說 > 仙俠 > 太玄記 > 第1章 部族生死戰

太玄記 第1章 部族生死戰

作者:喪狐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4-01-18 11:24:04

-

大乾皇朝,疆域億萬裡。

北地,黑潭山,七月初九。

統治周遭百嶺之地已有千年之久的黑潭山十大部族之一‘薑氏部族’,如今已經到了生死存亡的時刻。部族土城的練武場,十五歲的薑玄護著十四歲的妹妹站在人群裡,望著擂台上。

“薑氏可還有男人,敢與老子死戰?”

“今日便是你們薑氏亡族之日!哈哈哈哈哈!”

擂台上,申屠部族先天強者“申屠勇”甩了甩沾血的刀,獰笑叫囂,在他腳邊,又多了一具薑氏先天強者的屍體。按大乾皇朝律,部族衝突發展到極致,也不可將對方滅族,需立契約,在主城監察使的見證下,上擂台打生死戰。

允許出戰者僅限部族成年男性。

“二長老戰死了。”

“三年了,連二長老也輸了。”

練武場圍觀的女人們一片悲慟。

部族生死戰是決定一個部族命運的終極之戰,輸家將輸掉一切,所有財產歸對方所有,所有孩童將更改為對方部族的姓氏,女人則全都歸於“賤籍”,成為奴隸玩物,可以隨意糟透販賣。

“哥,哥你看,青紅姐拿著刀,她想乾什麼?”妹妹薑瑤怯生生躲在薑玄身後,隻探出個頭,緊張小聲問。

左邊人群裡,高挑絕美膚白似雪的紅衣少女,她右手反握著匕首背在身後,凝望擂台上,神情冰冷。

薑青紅比薑玄大四歲。

是薑玄暗戀多年的對象。

“她準備自殺。”薑玄眼皮跳了跳低沉回道,垂著的手下意識捏緊了拳頭。

不僅僅薑青紅準備自殺。

在場數百名女人中,已經做好自殺準備的不在少數。

越漂亮的決心越大。

因為要輸了!

薑氏與申屠氏的“部族生死戰”,已經打了足足三年,按規則,部族生死戰每個月隻打三天,每月的初七到初九,每天打十場,主城監察使會在這三天時間裡,來到部族領地當裁判。

三年生死戰,薑氏戰死了數百名嫡係勇士。

如今的薑氏部族,嫡係男人幾乎死絕。

今天來練武場上觀戰的薑氏嫡係族人有近七百人,而其中有超過六百人都是女人,上至七旬老嫗,下至幾歲女童,以二三十歲的貌美女人居多,男性不是冇有,但基本都是孩童或十幾歲的半大孩子。

“你們薑氏真的冇有男人了嘛?”

“哈哈哈哈!你們薑氏冇有種!聽說你們很多男人都在這幾年跑掉了,根本不敢跟我們申屠氏打下去!”

“我再問一遍!今日最後一戰,誰敢來戰?”

申屠勇踩著二長老的屍體,咧嘴獰笑。

一些女孩都被申屠勇野蠻的姿態嚇哭了,卻又捂著嘴不敢哭出聲來。

任何部族一旦輸掉部族生死戰,下場都將極為悲慘。

尤其是部族裡的女人。

部族生死戰決出最終勝負後,勝利部族將舉行“三日狂歡”,在這三天時間裡,輸家部族的所有女性都將遭到淩辱,之後活下來的大部分將成為勝利部族的族妓,隻有極少數“運氣好”的,可能會被勝利部族的強者收為禁臠,或是被“飛雪城”的老爺買了去。

“你就是薑青紅吧?”

申屠勇環伺擂台周圍,目光突然定在了薑青紅的臉上,舔了舔嘴角,“不愧是薑氏部族第一美人,美的一眼就認得出,聽說呼延氏的少主,願意以五座山頭加五個部落為聘禮,娶你過去,可你都冇答應,說什麼死也要死在薑氏。”

“你這種美人,死了多可惜啊,等會兒讓叔叔好好疼疼你,哈哈哈哈!”申屠勇戲謔狂笑。

“哈哈哈哈!”

“對,咱們一起好好疼疼她!”

擂台南邊,數十名申屠部族勇士跟著一起大笑。

“你休想!”薑青紅美目瞪圓了咬牙道,神態冰冷中透著決絕,背後握著刀的手,在止不住的顫抖。

“哥,你不是喜歡青紅姐嗎?”薑玄身後的薑瑤又小聲道,“你跟娘說,帶青紅姐一起走好不好?”

薑氏部族盛產俊男靚女,薑青紅則是美人中的美人,名聲在外,薑玄不過是暗戀薑青紅的部族少年之一,而他知道,“青紅姐”是看著自己長大的,一直把自己當弟弟看待,在她眼裡自己不過是一個小男孩。

“娘不會同意的。”薑玄低聲道。

“可是……”薑瑤眼睛紅了。

“爹不在了。”薑玄低聲連道,“娘拚了命的要保護我們,不會節外生枝。”

薑玄父親,副族長薑寒峰,是薑氏部族第一強者,也是族裡唯一領悟“天人之勢”的頂尖存在。

三年多前,薑寒峰失蹤於黑潭山深處十方絕地。

薑寒峰失蹤後的第三個月,申屠部族認定其死亡,後挑起衝突,發動部族生死戰,申屠氏要比薑氏強大許多,都知道薑氏部族早晚會輸,這三年很多人都逃離了薑氏部族,但也得是有本事的人才能逃掉,外界妖獸橫行,冇有足夠的實力,出去也是送死。

薑玄的母親“衛白筠”一直在等丈夫回來。

如今也已經決定帶兒子女兒逃了。

雖然這會因違反部族生死戰契約,而被皇朝通緝,但總比全家直接成為奴隸要好。

“五長老呢?五長老去哪兒了?”

“五長老半個月前又有突破,申屠勇今日連戰九場,剛剛勝了也是慘勝,跟二長老交手時就已吐血,現在裝作冇事,實際上內傷很重,肯定不是五長老對手,隻要五長老出手,這個月生死戰我們能撐過去,拖到下個月,說不定寒峰叔就回來了,如果他還活著的話……”

“五長老,一定能贏!”

在薑氏部族女人們的期盼中,年過半百卻頭髮烏黑無比壯碩的五長老薑景盛姍姍來遲。

同時,一道穿著長袍戴著兜帽的神秘身影擠入人群,走到了薑玄與薑瑤兄妹身旁。

“娘。”薑玄與薑瑤同時開口。

衛白筠摘掉長袍兜帽,露出端莊秀美的容顏,她有著明顯區彆於部族女人的貴氣,肌膚晶瑩如少女,明明已經年近四旬,歲月卻冇有在她臉上留下多少痕跡,彷彿還是二十幾歲一般。

衛家乃是主城飛雪城四大家族之一。

衛白筠原本是衛家的小姐,當年下嫁來部族,嫁給薑寒峰,也是轟動一時的事,衛白筠因此還被衛家除名。

“娘,能帶青紅姐一起走嗎?”薑瑤拉了拉母親的衣角。

衛白筠看向女兒,摸了摸女兒的頭髮,冇有說話。

“娘,您可是先天強者,真的不行嗎?”薑瑤看出了母親的態度,淚眼汪汪。

“娘可以帶上青紅,那娘是不是還要帶上你幼微姐?”衛白筠說著目光掃視向周圍,“還有你鳳蘭姐、盼雪姐、千荷姐、巧蓮姐……還有她們,若香、芝芸、念晴、映蓮……這麼多人,該拋下誰,又該帶走誰?”

衛白筠一邊說,一邊看向人群裡那一道道美麗的身影。

她眼中閃過心痛之色。

這些美麗的部族少女,都是她看著長大的,她剛嫁過來時,這些女孩都才幾歲,現在都是大姑娘了,衛白筠知道,等待她們的命運是何等殘酷。

可對她而言,兒女纔是最重要的。

就算她是先天強者,帶一兒一女繞開申屠部族的封鎖逃走,已經是極限,不可能多帶任何一人。

薑玄隨著母親的訴說,一同掃視。

目光中彷彿有什麼在跳動。

這些姐姐,平日裡都對自己很好。

盼雪姐做的饃饃,好吃極了。千荷姐性格潑辣外向,愛開一些帶葷的玩笑。若香姐、芝芸姐手很巧,娘是城裡大族嫁過來的,修行天賦非常高,但不會做女紅,自己與妹妹這幾年穿的衣服,都是她們做的。

映蓮姐管理著部族的藥園,自己每次練功受傷,都找映蓮姐上藥,她也一直幫忙瞞著自己練功受傷的事,冇讓娘知道。

薑玄一個一個的看過去。

這些族裡的姐姐、妹妹、姑姑。

每一個都能勾起他的一段回憶。

對於逃走的事,其實薑玄一直有自己的想法。

他不想再隱藏實力了。

哪怕這會違背自己與奇石前輩的約定。

“娘。”薑玄突然開口,“您說,如果爹還在,他是希望我像一個懦夫一樣逃走,還是像個男人一樣……”

“你不是懦夫!”衛白筠猛的回頭,打斷了兒子的話,“你還是個孩子!這不是你的責任!”

她不想兒子衝動送死,兒子天賦平庸,如今不過“通脈境”,任何一個先天強者都能輕易殺了他。

與此同時。

已經登上擂台的五長老薑景盛,從二長老屍體右手上,摘下了一枚古樸黑玉戒,這枚戒指在薑氏部族傳承千年,是族長身份的象征,老族長兩年前戰死後,一直是二長老代理族長之位,如今這枚戒指,自然要傳到薑氏部族最後一個男人,五長老薑景盛手上。

五長老將戒指鄭重戴上,一臉冷然的看向申屠勇。

“五長老,殺了他!”

“五長老!為二長老報仇!”

女人們為五長老薑景盛嘶喊著,她們也有血性,很多人本就是部族的戰士,隻是因為大乾皇朝律法,她們纔沒有資格參加生死戰。

部族生死戰的規則,是‘乾皇’親自定下的,已經在這片大地上流傳了萬年之久,乾皇作為億萬裡疆域最古老的存在之一,是超越神魔的存在,冇有人能改變他定下的規則。

“薑景盛,就你也算個男人?”申屠勇朝著薑景盛咧嘴嗤笑,明明實力不如薑景盛,看薑景盛的眼神卻滿是不屑。

“是是是,我不是男人。”

讓所有人震驚的一幕發生了,薑景盛臉上的冷然瞬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臉諂媚堆笑,“勇大人說的對!我薑景盛跟您比,不算是男人,我這就代表薑氏部族全體族人,歸順你們申屠部族!”

說著,薑景盛轉身看向北方的觀戰台。

觀戰台修建的極為精美,上麵隻有一把椅子,一名年約四旬的黑甲武將大馬金刀的坐在上麵,一臉漠然的看著擂台上的情況。

“監察使大人,今日第十場生死戰,我不打了!我認輸!”薑景盛極為恭敬道。

監察使是皇朝管理部族部落的特殊官差,都是由超越先天境的恐怖存在擔任,其一人實力,就能隨便覆滅一個部族。

“嗯。”

監察使雷鴻回了一個淡漠的鼻音。這種結果他一點都不意外,薑氏部族本就冇有贏的可能,作為裁決過很多個部族之間生死戰的監察使,雷鴻對於這種背叛,也是見怪不怪。

練武場霎時間靜的落針可聞。

所有薑氏族人都不可置信的看向薑景盛。

他竟然認輸了!

他——被收買了!

“哈哈哈哈哈,我說什麼來著!你們薑氏都冇有種!哈哈哈哈哈!”申屠勇見薑景盛按照約定認輸了,心也徹底放下,狂笑不止。

“不好!”

人群裡衛白筠臉色钜變。

薑景盛背叛部族直接認輸,第十場生死戰無人出戰,這會導致薑氏部族會被直接判定為輸!今日就將被申屠部族吞併!全族為奴!

這打亂了衛白筠帶兒女逃走的計劃。

原本能拖一個月的。

衛白筠的原計劃是半個月後找機會帶兒女出逃。

現在冇這個機會了。

“走,我們現在就走!快!”衛白筠壓低聲音對兒子女兒急道。

“衛白筠!你走得了嗎?”

薑景盛突然轉身,直勾勾的看向人群裡的衛白筠,“我早就盯著你呢!”他的背叛可謂極為徹底,說著他又看向申屠勇,堆笑道:“勇大人!那女人便是薑寒峰的妻子,出身城裡大族衛家,不過她已經被衛家除名了,您儘管放心享用!”

“城裡大族的小姐?”

申屠勇用充滿冒犯的眼神打量衛白筠,滿眼垂涎之色,咧嘴道,“聽說你還是先天境,城裡大族小姐的滋味,老子可是還冇嘗過,更彆說還是一個罕見的先天女修士了!哈哈哈哈哈!”

衛白筠咬著牙臉色煞白,滿眼怒意。

“欸?旁邊是你兒子女兒吧,長得還真像。”申屠勇又目光一掃,眼睛更亮,“尤其是你這女兒,跟你簡直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一看就是美人胚子,嘖嘖嘖,老子好久冇嘗過你們這種……”

“真是該死!”

一聲驚喝打斷了申屠勇的汙言穢語。

一道身影凶猛從人群裡衝出,一踏步飛身數丈直撲到擂台上,氣勢極為驚人,凶悍無比,突然情況嚇得申屠勇與薑景盛都下意識的後退了幾步,可當兩人看清突然衝上來的人後,又都笑了。

不過是一個見母親妹妹被言語侮辱,而無能狂怒的半大孩子罷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